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别样年华

声明:本博客中凡未标明转自其他博友的文章均为本人的原创。凡转载者,请注明本人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贫下中农,从小吃苦受穷,成家未能立业,收入最低水平,始终不敢忘本,对党绝对忠诚,偶有私心杂念,别怪是非不明,一个平民百姓,怎比社会精英,再说也不怨我,全是环境造成,说多都是故事,虚构那可不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小说系列之:老树 (原创)  

2017-06-04 14:12:48|  分类: 我的小说、散文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一夜之间,老树就死了。
       第一个发现老树死了的是村长的老婆疯姨。疯姨早上起来活动身子骨,是老地方:在老树下。疯姨人还没到老树跟前呢,人就怪声怪气地叫了起来:哎呀,哎呀,哎呀妈呀!大事不好了,老树倒下了!老树要死了!
        疯姨的叫声似炸雷一般在只有三十几户的蚂蚱村炸响了,一下子把村子里一大半儿的人叫起来了。
        不到一顿饭的功夫,老树旁边就围满了人。
       “谁?谁这么损,把老树给害死了!”
        “老树是我妈,我要杀死伤害老树的人!”
        “快说,是谁害死了老树!?”
        七嘴八舌,吵吵闹闹。整个村子炸了锅。
         疯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几个老年人,冲着老树又是烧香又是磕头,嘴里还叨叨着没人能听懂的咒语。一时间,鸡飞狗叫,鬼哭狼嚎,混乱不堪。
        村长来了,村长来了!人群里面一阵骚动,村长从骚动的人群里挤了出来。
        “大家别激动啊,老树死了,是自然规律,老树老了嘛!老了就会死的,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散了,散了吧!”村长的话没有效应,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疯姨。
         疯姨灰眉土脸地从那些烧香磕头的人群里站了起来,冲着村长说:“放你娘的老狗屁!老树怎么会死?分明是有人害死的。你敢说不是?!”
         村长怔怔地看看自己的老婆,吓得不敢说半个不字。人群里面响起一阵哄笑。
          疯姨身后窜出个白胡子老爷子,一指村长:“昨天老树还好好的呢,一夜就倒了。没准是有人捣鬼,推倒的!”
          “对,对。好象真有人看到、、、、谁呀?这么没有人味儿。不对,是没有人性!”
           村长的脸上一阵儿红一阵儿白,喃喃自语:“不会吧,谁敢动这千年的老神仙!”
          “就是嘛,明明知道老树是咱们村子里的老宝宝,怎么还敢动害死老树的念头?”
           疯姨很精明地分析道:“我看八成是和异地拆迁有关!对,准是和异地拆迁有关!”
           经疯姨这么一分析,大家伙还真觉得这老树的死不简单。
          大明子的媳妇一抬头看到了村子旁边安装的摄像机子,一下子叫起来,“看看录像吧,那里头也许会有什么东西呢!“
          村长忙对大家说:“一个枯死的老树,有什么看的,还是散了吧!”
          人群一阵骚乱,刚要各自回家。疯姨可是不让了,对着大家又是推又是搡的:“哎,哎,别散,别散!看看去!”
  说着话,疯姨一个人窜到了前头。
       人群立刻呼拉拉随着疯姨向村子路口那架摄像头走去。
  由于全村只有这么一个摄像头,所以直接连接到了村长家的电脑上了。村长的儿子大坤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,惊讶地冲着村长说:”老爸,啥意思?“
  不等村长开口,疯姨一把拉过儿子:“儿呀,你把录像给打开,看看是谁把老树整死啦?”
  大坤一愣:“不是,不是,爸,怎么办?“
  村长:“儿子,这些人非要看,就让他们看看吧!”
  大坤:“那什么,那什么。还是你来吧。”
  疯姨一抬脚,重重地踢在大坤的屁股上,“放你娘的狗屁,快放!快放!”

  漆黑的夜色下,老树矗立着,似乎在为全村占岗放哨。
  一个黑影,又一个黑影,还有一个黑影,来到老树下。
  忙乱的影子,忙乱的脚步,忙乱的行动。
  一棵千年老树在忙乱中倒下了!黑暗中看不清是哪些人。
  观看影像的人们一阵骚乱,又一阵沉默。
  “看不清楚,散了吧!”村长有些庆幸,也有些惭愧!
  “放大,放大,放大!!”疯姨冲着儿子怒吼着。
  大坤吓得手一抖动,一下子点到了一个人的面孔上,那个人立马被放大了。
  大家伙定睛一看:是村长!怎么是村长!再一看周围,村长早没了踪影。
  疯姨又大叫:“快报警!快报警!”
  大坤哭了,一下子跪在疯姨面前:“妈,是爸,还有我、、、”
         疯姨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,什么也没有听到,仍然大叫:“报警,报警!!”
         半个小时后,警车来了。
          又半个小时后,村长和他儿子大坤等几个毁坏老树的村民被押上了警车。
         警车开走了。疯姨领导着村民把老树重新栽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  第二天,在老树的树身上贴了张公告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各位村民,由于很多准备工作不足,蚂蚱村异地拆迁工作延后进行、、、、

         老树啊,老树!
 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2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