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别样年华

声明:本博客中凡未标明转自其他博友的文章均为本人的原创。凡转载者,请注明本人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贫下中农,从小吃苦受穷,成家未能立业,收入最低水平,始终不敢忘本,对党绝对忠诚,偶有私心杂念,别怪是非不明,一个平民百姓,怎比社会精英,再说也不怨我,全是环境造成,说多都是故事,虚构那可不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追忆呼兰河的女儿 (转)  

2016-10-29 09:01:05|  分类: 博友的经典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DF_教主_妈妈《追忆呼兰河的女儿 (转)》

        春天里一直都在想着她——萧红,那个呼兰河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 想着她那被呼兰河水滋养的俊秀的文笔,想着她那倔强,高傲的孤独,想着她对家乡那片黑土灼热的情思。心里还装着,她持卷端坐在呼兰河畔张家宅院里石阶上沉思的汉白玉雕像,想着她因为没了文字的陪伴,会不会惆怅和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里是必须去的。杜宇生生的“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”的啼叫,让我想起她就有了牵挂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在那儿,我可以凝望着她手托香腮的沉思,在她的曾经的欢乐园走走,看看那里的几十年蜕变的蝴蝶,蜻蜓,蚂蚱还是否记得她的约会,那些曾经给了她玲珑温馨的露珠,是不是一如她的童梦,以及在朔风中的有二伯,老厨子,磨官儿这些善良的人们……在她的悲悯情怀和她的静思中,我心中的冥思苦想一定也会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 多年来,我在她的细腻,质朴,甚至有些絮叨的文字中穿行神游,感受了她曾经的快乐,曾经的忧伤,而在这秋季的到来,却是真真切切的回归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我推开眼前黑漆的院子大门,仿佛就打开了萧红生命的起点,有关萧红的一切,就从这里开始了,而她曾经的快乐和忧伤都留在了这个大门紧闭的深深庭院。

         故居中“有二伯”的屋子里陈列着好多照片,林林总总的照片让我们对萧红的身世和一生漂泊的足迹,有了直观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命运多舛的萧红生于1911年农历的五月初五,这一天又是端午节。虽然端午节是纪念忠而见疑,信而受谤,悲壮殉国屈子的,但在民间却又不举五月子的习俗,即不把五月所生的孩子 抚养成人。古代人认为五月为毒月或恶月,五日又是五月中最为不吉利的日子,所以在这一天人们通常要登高采艾蒿,饮屠苏酒,用来驱邪,避毒。战国时的孟尝君就因为出生在这一天,受到父亲及邻里的歧视。而萧红恰恰就出生在这最不吉利的日子。早年丧母的她,与疼爱她的祖父相依为命,后花园就是她和祖父的乐园。祖父的去世,父亲的续娶,使这个个性鲜明的女孩心灵更加孤寂。长大后,父亲又做主将她许给呼兰县帮统之子王恩甲,她不从出逃。

         逃难后的萧红辗转来到道外,走投无路后又与王恩甲同居。拮据的生活,他们举债度日。兵荒马乱的年代,王恩甲从旅店出去借钱再也未归。穷途末路的萧红给《国际协报》副刊写了一封署名“张乃莹”的求救信。信中她讲了自己反对包办婚姻,离家出走,因无生活来源,抗婚不成,与未婚夫同居,有了身孕后又被其遗弃在此,因欠旅店的食宿费无力偿还,店主要把她卖给妓院。信写的哀婉动人,打动了主编,于是派肖军和另一位记者就去采访萧红。怀孕后的萧红并不美丽,但当肖军读了她的短诗后,眼前的萧红在他眼里“只剩有一颗晶明的,美丽的,闪光的灵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与萧红的多次接触中,两个热爱文学的青年相爱了。与肖军的相恋,令萧红孤寂的心得到安抚,她在写给肖三的组诗《春曲》流露出她的爱恋。诗中写道;

          只有爱的踯躅美丽

          三郎,我并不是残忍,

          只喜欢着你站起来又坐下,

          坐下又立起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期间,

          正有说不出的风月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1932年哈尔滨的大水,使道外这个哈尔滨最低的地方顿成汪洋一片。大水到了旅店的二楼窗下旅店老板吓跑了,肖军划着船,从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屋里救出萧红。萧红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极端坚强,极端自尊的。实际上,又是一个极端软弱和敏感的女人,而肖军是一个有着浪漫习性的东北汉子,从爱的开始就抱定“要爱就爱,不爱变丢开”的想法。一样的单纯,一样的倔强,一样的才华横溢,这两个倔强的灵魂在经过无数次的碰撞之后,感情的裂痕越来越大。之后端木蕻良出现,之后“两萧”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萧红一生颠簸,她热爱文学,热爱生活,追求幸福,但现实一次次把她的梦想撕破,18年的背井离乡的苦苦煎熬,一代才女最后病死香港。

        此时面对着她的汉白玉雕像,《呼兰河传》,《小城三月》,《跋涉》,《北中国》《后花园》,《马伯乐》,《商市街》的文字不停地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 “  ……那园里的蝴蝶,蚂蚱,蜻蜓,也许还是年年仍旧,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。小黄瓜,大倭瓜,也许还是年年地种着,也许现在根本没有了。那早晨的露珠是不是还落在花盆架上,那午间的太阳是不是还照着那大向日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那是她后花园里的状物,我依稀感觉到了茕茕独行的萧红,她倒背着双手,站在大门外,不停地说天凉,说风大,说橡树红色的叶子落了满地,似听到她若有若无的轻轻的叹息……

      这轻轻的口吻,是小女孩子的口吻,絮絮叨叨的说着后花园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 这里是曾经的欢乐园,也是痛失了祖父的失乐园,多少年后的梦里,她一定还会来过这里,她生命的起点——呼兰河畔,也是她背井离乡开始的漂泊起点,这些早已沉淀在她对故乡遥不可企及的梦里,流淌在川流不息的呼兰河里,沉浸在

她对家乡无尽的思念里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女性的天空是低的,羽翼是稀薄的,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……我要飞,但同时觉得……我会掉下来。”这是她流落到西安,和好友聂绀弩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次一次的高飞,又一次一次的折翼,在呼兰,在哈尔滨,在北京,似乎每一次都是带着镣铐的飞行。或许她早已成了一只贪恋故园河水的倦鸟,或许背负实在太多的她,累了,就早早的歇了。让爱她的人们永失所爱,不给他们一点毁望和再叙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在乡村,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,忙着死…………”还有“大片的村庄,生死轮回着和10年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敏感的她,看到乡村一成不变的惰性,悲哀中透着酸楚的无奈,她解不开乡人生死轮回着的魔咒,像阮籍那样穷途后泪流而返?不,她用文字对他们进行了超度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北国的小城呼兰,大都市香港也是她的生死场,不知道她是带着怎样的情怀,悄悄地,悄悄地走了,似乎只听到她的轻声的呢喃;“我将与蓝天碧水处,留下那半步《红楼》给别人写了”,“半生尽遭白眼冷遇……身先死,不甘,不甘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她这个“五月子”天资聪慧,虽然缺失父爱,但享受了充分的祖父之爱,缤纷的后花园孕育了她深厚的底蕴
,为她种下了文学的幼芽,若干年后,让她成为呼兰河上一个美丽的人文坐标。

       我知道在国家,民族,个人的灾难和痛苦中,她经历了反叛,觉醒和抗争,用柔弱的身躯与命运搏击,她的呼喊是诉诸于笔端的俏吟,她的挣扎是让捆缚在身上的桎梏更加绷紧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她暂短的一生都在找寻挚爱,幸福,爱人们在带给她幸福的同时,也带给她痛苦;文字在带给她欢乐的同时,也让她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;故乡在给她的梦想的同时,也带给她思忖的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深爱她的人为她撮土,积冢留念,在她的故乡——呼兰河畔,她有了世间平凡女子们少有的青丝冢。青丝,情思,撕扯不断的交织,也或许在这青丝冢上,竖了只有她能见得到的堕泪碑,铭文就是天荒地老的情誓。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肖军,端木蕻良和她的刻骨铭心的遗爱,让她在化蝶的霎那,心都不甘。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很多作家苏群,罗峰,方冰,白朗,方未艾等等都有怀念她的题词与诗作,他们怎能会忘了她?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每年都有很多喜爱她的人来到这里寻梦,拜譪,每个人们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心祭她,呼兰河畔的“文学宓妃”。

        从前那\后花园的主人\而今不见了\老主人死了\小主人\逃荒去了\……\那园里的\蝴蝶 蚂蚱 蜻蜓\也许还是\年年仍旧\也许现在\完全荒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 是的,萧红——呼兰河日夜不息的流淌着,后花园还在,蝴蝶,蚂蚱和蜻蜓已随秋风急急的隐入了季节的深处,它们与老宅,与河水在走过经年的四季之后,一同等着你,等着你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 在你的故居里久久地徘徊,脚下是你熟悉,走过的小径,耳边传来了燕子啾啾的啼叫,一声声,就像你轻轻的叹息,我在你的塑像前,在你的欢乐园,在你的隽秀的文字中追忆和回想着你——呼兰河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 在静静的呼兰河畔,泛黄的柳叶一片片随秋风飘落到河水里,就像你的灵魂从遥远的南国飘回到故乡呼兰河,面对河水我想了好久,好久,萧红“30年代的文学洛神”,你让曾经爱过你的两个男人——肖军和端木一生都缠绕在你瘦弱孤独,无助挣扎的怀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