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别样年华

声明:本博客中凡未标明转自其他博友的文章均为本人的原创。凡转载者,请注明本人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贫下中农,从小吃苦受穷,成家未能立业,收入最低水平,始终不敢忘本,对党绝对忠诚,偶有私心杂念,别怪是非不明,一个平民百姓,怎比社会精英,再说也不怨我,全是环境造成,说多都是故事,虚构那可不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小说系列之:鹅 鹅 鹅(原创)  

2014-10-23 20:38:41|  分类: 我的小说、散文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冬天到了,不过是初冬的天气。按照往常的惯例,村委会主任李保存又在自家的院门口竖起了那块“高价大量收购活鹅”的招牌。

招牌是好几年前特意去县城订做的,颜色虽然有些陈旧,字迹尚且清晰醒目。

保存媳妇一见保存大清早又在鼓捣收购活鹅的招牌,一脸的不高兴:

收鹅,收鹅,年年收鹅,年年赔钱!今年还收?你还赔上瘾啦。

保存见媳妇又是抱怨,又是唠叨。只好满脸堆笑地解释:

这不是一年一度的年终检查又到了吗,村里没啥特产,收几只活鹅招待招待上级领导们。

保存媳妇把嘴一撇:几只?是几只吗?哪年咱不得赔进去好几千块钱呢!再说了,这城里的领导也真怪,检查就检查呗,干嘛非得吃鹅呀?村里又不是没有别的东西吃!

保存说,这你就不懂了,咱们农村的鹅从小就散放,是吃野草芽儿和蚂蚱长大的。属于纯绿色食品。人家城里的干部就是冲着这绿色来的。

 保存媳妇的嘴咧得更大了,

 吃,吃,吃!就知道吃。平常这些城里人都干啥呢?春旱不来,秋涝不来,大雪灾不来。这不冷不热的时候来了。你说这些城里的官儿咋这么会挑日子眼儿呢。

保存媳妇的嘴象炒豆子似的说个不停。

这你又不明白了。年年自然灾害多,城里干部又没长四条腿儿,去了这村,去不了那村儿。哪能非到咱们村?再说了,没到咱村可不是人家没有为人民服务。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别搁那里瞎说。

保存善意地理解着各级领导的辛劳,心中充满了敬意。

俺瞎说?这都几年了,自从你当上这个村主任到现在,除了春耕大检查来那么一拨人,秋收大检查来那么一溜车,平时,谁见过这些养得白白胖胖,穿得油光水滑的大领导啊!

保存一时语塞,没了下文。而保存媳妇还在那里唠叨个没完。

年年收鹅,年年赔钱。几拨检查过去,鹅到吃个精光。你倒好,和领导握手说,欢迎省市领导,欢迎县市领导,哼!说也白说,吃完鹅,嘴一抹,上了车,这些城里人就象长了翅膀的鹅,飞出去,再也不来了、、、

保存那边见媳妇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也不和她搭话,自顾走出家门张罗收鹅的钱去了。

 

又收鹅呀?保存叔这几年鼓捣这买卖发大财了吧?

说着话的是致富村里产粮大户葛东宝的大儿子葛明。

哦,是大明子回来了。你小子在城里混得不错呗!

保存嘴上应付着葛明,眼睛却向着葛东宝的屋子里张望个不停。

保存叔,别看了,俺爹不在家,去我姐家串门了。葛明忙将保存的视线拉回到自己这边,

你有啥事就跟我说吧!

保存犹豫了一下,冲着葛明一笑:嘿嘿,其实也没太大的事儿,收鹅短两个小钱儿,想和你爹周转周转。

葛明倒是爽快,哦,这点小事儿,不用找我爹了,这钱我借给你!保存叔,你要用多少?

保存又一笑,好小子,城里包工程挣着大钱啦?

葛明冲保存眨一眨眼睛:嘻嘻,什么大钱儿小钱儿的,赚是赚了点儿。还不是托保存叔的福。要不是你给俺介绍的城里领导帮忙,咱还能赚着钱?

见保存一脸迷茫的样子,葛明索性说个清楚明白:那些城里人吃村里的鹅也不白吃。咋?给咱工程呗!保存叔,你让俺牵头成立“致富村建筑工程队”真是英明决策呀,高,高,实在是高!

葛明竖起的大拇指在保存的眼前晃来晃去。

保存急忙打下葛明的拇指,

去,去,去!你小子少油头滑脑,先借我2000元钱再说!

又是收鹅!好办,好办。葛明顺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包包来,抽出一迭钱递给保存,你查查,够不?以后你收鹅的钱我包了,不要利息!

保存一边数钱,一边回应:借归借,这是2700元,本钱年底还你,利息还真没有。

 

保存一进自家院子,媳妇就迎了过来。

又借钱去了,饭也顾不上吃一口!

嗯,是葛明子的钱。

保存随口答应着,走进屋子,把那迭钱放到了茶几上。

保存的儿子小可心一把抓起那些钱,跑到电视机前一边看电视,一边数钱玩儿。

爸爸,爸爸,这么多钱给我点儿呗!儿子的眼里充满期待。

去!臭小子。这是爹收鹅用的。保存媳妇瞪了孩子一眼。

为什么收鹅?孩子一脸的天真。

卖钱,挣钱。好给小可心花钱!保存应付着孩子的天真。

保存媳妇在一旁唠叨着:儿子,别听你爹吹牛。哼,挣钱?哪年见他挣钱了!

为什么没挣钱?孩子疑惑地看了看爸爸,又看了看妈妈,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 

保存啊,我来卖鹅来了,今年还收不?院外不知是什么人在高声大嗓地呼喊着。

收,收,收!

保存忙不迭地跑出去收鹅了。

听着外面活鹅的叫唤声音,小可心忽然对妈妈说, 鹅好吃,我要吃鹅!我要吃鹅!

保存媳妇这才记起,自家收了这么多年鹅,竟然没有给孩子炖过鹅吃。想着,鼻子一酸,差一点儿当着儿子的面流出了眼泪。

望着屋子外头张罗着收鹅的保存,保存媳妇安顿好了儿子,就忍不住到外面帮助男人收鹅了。

初冬的天气很短,太阳要下山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

保存的鹅没少收,也就是十天半月的功夫,保存家就鹅满为患了。

和往年一样,保存将一部分瘦的不肥的鹅让葛明用车运进城里农贸市场卖掉,另剩下的光色好的肥的鹅留在家里精心饲养起来。好歹那些卖鹅的钱刚好够还葛明的钱了,保存便把院门外的收购活鹅的招牌收起,不再收鹅了。

这之后,保存媳妇的主要工作是对前来卖鹅的人解释说,不好意思,我家鹅收够了,不再收了!

类似这样的解释要持续一个阶段才会凑效,前来卖鹅的人也就不再来了。其实,十里八村的人都心知肚明:保存主任那是等着城里的领导干部来村上检查工作,好给城里人吃鹅呢。

说来也奇怪,保存等着等着,觉得今年好象有点不太对劲儿。往年,在这个秋末冬初的季节,省市和县里的一些领导早会一拨儿接一拨儿地来检查了。村委会的锅台上,也会一拨儿接一拨儿的堆起刚杀的白条大鹅。保存媳妇也会忙里忙外地用铁锅炖出香喷喷儿的大鹅肉,还会乐乐呵呵地对各位领导说,

请品尝品尝我们自家产的绿色食品——农家大鹅吧!

眼下就快交冬月了,怎么不见各级领导的到来呢?

保存媳妇对保存说,今年不会有城里的领导来了,那这些鹅怎么办?

保存说,先别急,再等等吧。

可是,左等右等,上边一拨儿人也没有来。

保存媳妇自语:今儿是怎么了,难道是流行鹅流感了吗?怎么没有城里人前来检查,没有人来吃咱家收的鹅呀!

又等了一个星期,保存也等得有点儿坐不住了。

而那些被保存媳妇侍候得肥肥胖胖,白白净净的大鹅们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整天价围着保存和保存媳妇嘎嘎嘎地叫个不停。

终于,在一个早晨,保存对媳妇说,这样不行,明天我和葛明去乡里看看!

晚上,去乡里看看的保存回来了,手里拿着几张盖了红红公章的白纸。一进门,还不等媳妇询问,保存就把那手中的纸放到了媳妇面前。

保存媳妇一看,只见那是一份红头文件:关于严查各级政府在检查工作中吃拿卡要等违纪行为的通知。

望着那一行鲜红的文字,保存媳妇不知道是喜是悲,竟然咿咿呀呀地哭了起来。

保存这次可是没有吼自己的媳妇,等媳妇平静一些了,才向外看着院子里那些嘎儿嘎儿乱叫的鹅说:

好了,好了,明年、、、、不,以后咱再也不收鹅了!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2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